不豁

希望成为有趣的人
吃粮见置顶🔝
祝你快乐

不不不不:

第一个flag实现了(挠头)虽然拍摄剪辑很粗糙,上传的时候画质还被压缩(救命啊)但还是觉得还不坏吧(笑)

毕竟是自己的眼睛看到的风景。

https://b23.tv/av78993310

【文野乙女推文合集】

【改动较大,最后编辑时间12/10,13:30】

这里是写文写到一半跑来不务正业(造福社会)的推文bot不不。整理了一下入驻文野乙女tag半年以来,看过的质量较高的文章。

主观性强,局限性强,误导性不强。反正众口难调,这里仅从自己和亲友的口味出发,感谢鸽子群的哥哥们对本推文的大力支持(?)

下文冒昧@各位太太及其作品,根据主人公、篇幅、题材等,做一个简单归类,并引用部分文章内容作为参考。

he还是be不做揭露,这种事情被捅...咳...未知才比较有趣(恶魔低语

格式如下:...


突然有个超级大的脑洞,如果港黑的首领不是森鸥外,不是太宰,不是中也,而是织田作剧情会怎么发展?

因为织田作真的莫名合适,他是杀手出身,跟天真一点搭不上边,不杀人也并非由于负罪感而是想写小说(艹)比森的冷酷少一点,比中也的理性克制多一点。至于太宰治,哦,他那个随心所欲的性格最不适合当领袖了,无可比性(?)

前情大概承接自森鸥外害死五个孩子那里,杀完纪德杀森鸥外,太宰治眼泪都要下来了,他最好的朋友还是被磨损了。

问临死前的森鸥外有什么遗言,狗男人笑着说:织田君,我终于能放心把港黑交给你了。

什么人间惨剧(怒摔

康康我!康康不不!(装可爱

【文野乙女/太宰】第十二夜

填个旧坑

第二人称4000+

【1】

你接受太宰治作为恋人是有附加条件的。


“在你把《完全自杀手册》上的每一种自杀法都尝试过一遍,却还没放弃自杀的念头,我们就分手,接受吗?”


黑发的青年,甚至勉强可以称之为的少年把下巴搁在你肩膀上,下巴锐利硌得骨头生疼,一头黑色蓬发像钝了的锯齿擦着你的耳廓和脖颈,在炎热的初秋产生令人烦躁的想把他推开的热度。


然而你却心平气和,甚至回应性地单手揪住他背后的白衬衫,像拽着什么摇摇欲坠的东西。


被太宰治搂在怀里,看不清他的表情,你却听得见低沉缱绻的声线,带着变声期年轻人的沙哑:“放心吧,小...

写手20题

被可乐太抓来答题,没办法大老婆还是得给面子的(其实是想敲敲键盘但又没动力更新

四十分钟速答。(题目直接复制的可乐太哒)

01.笔名(如果可以的话,请简述它的来由。)

 过去用的昵称是“不惑”,换了个同音字而已。“不豁”是”豁然“的反义词,算是隐晦反映取名时候的心情。


02. 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?在那之后,引发你「想继续写下去」的动机是什么?

大半年前吧。

写作是一个整理输入和调整为输出的途径,一旦开始构思了一个故事,总会有把故事圆上的冲动,说是创作也好,说是借此跟现实拉开距离感也好,概括起来就是“做梦”,而且完全顺应自己的心意。...


横滨的海——文豪野犬圣地巡礼


我对横滨的兴趣最早源于《文豪野犬》这部番剧,在今年二月切身处地的旅行中,对这座城市一见钟情(振声),七月份再接再厉又去了一趟。

冬夏的两次旅行算是把名声显著的地点去了个大概,摄影素材也收集得七七八八,于是写了这篇游记。

《文豪野犬》是以文豪为原型,讲述异能战斗的小说改动漫,作为舞台和作者家乡的横滨兼具先进与怪力乱神的气质,动漫场景也基本复刻现实。(除了港黑大厦(小声)从这个角度切入,《文野》的本质其实是旅游宣传片(bushi)

走在横滨街头,看着似曾相识的建筑,会产生一种迷人的错乱感——你跟年轻的文豪们生存在同一座城市,太宰治也不再是书扉上故去的名字,而是市中心侦探社一名勤勤恳恳工作的好...

【文野乙女/中也】工作

勉强算长篇《分歧格》的if线独立番外

本来想写点文的中也太宰修罗场,那样的话起码再来两千五,于是紧急刹车(你

依旧是恋爱无能性冷淡风(?)


【1】

新调到中原中也手下的女人有个简洁乃至敷衍的名字——肆。


甲乙丙丁,一二三肆的肆,连个姓氏都没有。


他吐出最后一口浓烈而袅娜的烟雾,将烟蒂摁熄在钢制的烟灰缸,包裹哑光黑色皮手套的手指捻着扉页打开了她的个人档案。顺便瞥了一眼站在写字桌后,一声不吭的黑发女人,口气玩味地啧了一声:


“偷渡客?”


名字叫肆的女人垂着眼帘算是默认了。她是个语言稀薄,表情寡淡的女人,二十上下的年...

【火影BG】一意孤行(6)

【前文见合集】

【第六章】第一天上学

血缘似乎就是最神奇的黏合剂。


到晚上睡觉时姐弟俩的相处已经看不出一点隔阂了,某种意义上,他们精力旺盛和顽劣的特质是共通的,都继承自他们年轻的母亲。睡觉的时候也是如此,像橡皮糖似的嚷着要一起睡,最后老管家的精力熬不过在寝室打了两床相邻的地铺,关灯关门前又嘱托不要窜被子,或者叽叽喳喳说话,免得第二天起不来。


两个蓝眼睛的孩子信誓旦旦地答应了,等阖上门还未走远,类似砸枕头的沉闷撞击声和压抑不住的笑声隔着门缝传递出来,老管家把手搭在门把上,想了想到底没有干涉,微微一笑走远了。


“呐,凛人姐,”漩涡鸣人枕在女...

【火影BG】一意孤行(5)

【前文见合集】

【第五章】近乡情怯

一句理所当然的“欢迎回家”,让凛人隐藏在暴戾和浮躁背后的近乡情怯轻易瓦解。


红色麻花辫的小姑娘抿着嘴,气势汹汹地抄起桌上的纸巾盒朝他丢过去,态度十分之恶劣,却让十八岁的卡卡西恍惚间找回了一点怀念的,她小时候的个性。不同的是他已经不是当时冷漠,针锋相对的小少年了,于是挠着自己的白发短发淡定离开。


他离开后,凛人无理取闹的怒气像气球一样被戳破,一边拆发尾的黑头绳,一边走到阳台边捡回了纸巾盒。在把窗帘彻底降下来令室内陷入黑暗前,她把头抵在门框上向外张望,现在是上午十点,初春的木叶,一切的人和事都像新叶一样舒展开,去经历他们各...

1 / 6

© 不豁 | Powered by LOFTER